愉见财经:宁波银行 夯实资本“内外兼修”

2018-07-24 09:10:59

银行业整体进入“严监管”主题年,“资本约束”就成了机构们集体穿着的“紧身衣”:严监管催生机构业务不断调整规范,势必消耗大量资本,一些银行不得不放缓资产规模增速以减少资产“回表”的压力。

反过来看,这一时期,谁家的资本仓廪丰,谁就能依然全速前行,保持各项业务平稳、持续发展,而不用特意“踩刹车”,以此也能保障稳定的股东回报。

宁波银行(002142.sz)就是这样一家不用特意穿“紧身衣”、也不用特意“踩刹车”的银行。观察该行的财务数据和资本补充节奏,可发现其夯实资本,做到了“内外兼修”。

今日,宁波银行“喜提”优先股过审。据该行公告,中国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审核了公司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的申请,根据审核结果,公司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的申请获得通过。

2017年,宁波银行还先后发行100亿元二级资本债、100亿元可转换债,未雨绸缪的安全垫稳步加厚。

此外从“内生”的角度,宁波银行已较行业更早地进行了资产结构调整,非标规模和占比双双处于同业中等偏下水平。低不良率和高拨备水平,都使得其后续补提拨备和资本压力较小。

正是得益于资本内生动力强,本轮金融严监管,反而使得宁波银行的差异化得到突显,从2018年一季报来看,宁波银行的ROE和ROA均领跑上市银行。

外援

本次取得证监会审核通过的宁波银行优先股发行,根据预案,优先股数量不超过1亿股(每股票面金额为人民币100元,按票面金额平价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00亿元,将采取向合格投资者非公开发行,并采取一次发行的方式,发行对象不超过200人。

就募集资金的用途而言,宁波银行公告称,本次发行优先股所募集资金将按照相关规定用于补充公司的其他一级资本。

在股息分配方面,宁波银行采用了较为灵活的“分阶段调整的票面股息率”,在一个计息周期内(5年)以约定的股息率支付股息,在基准利率调整日将确定未来新的一个计息周期内的股息率水平。优先股股东在获得股息分配后,不再同普通股股东一起参加剩余利润分配。

当这100亿元的优先股发行成功,加之此前已发行的可转债等,有券商分析称,一系列再融资完成后,估可满足宁波银行未来3年的资本需求无虞。

宁波银行于2017年12月5日公开发行的100亿元可转债,自2018年6月11日开始可转股。截至2018年6月30日,转为A股普通股的累计仅有140900元,股数为7612股,亦即未转股部分占比超过99.99%。据该行去年末数据静态分析预计,可转债转股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当全部转股后,预计提高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近2%。

需要指出,当前监管机构对银行的约束越来越严格,资本补充压力是银行业普遍具有的,而采取向外的“再融资”,的确会在一定程度上摊薄ROE,宁波银行也并不例外。以其已发行的可转债为例,静态测算当其转股率为100%时,将摊薄其ROE约0.1个百分点。

但是,还需要辩证地看到,长期而言,对比其他同行(同一口径下),宁波银行的ROE即使经过调整,仍能够稳定在同业领先梯队的水平。

根据宁波银行2018年一季报,在投资者最为看重的ROE指标方面,该行录得21.7%(年化)的优异成绩,同比提升1.2个百分点。

上升势头持续,领跑上市银行。

内生

护航宁波银行ROE持续领跑的、也是护航该行在“外援”未到来之际资本情况仍然保持健康的,是其资本本身具有较强的内生能力。

此资本内生能力,是由其盈利性优异的核心存贷业务、扎实的风控能力、高水平的拨备所共同驱动的。

从一季报来看,宁波银行存款同比增长17.1%,贷款同比增长14.8%,且资产负债结构双双明显优化。一季度该行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28.21亿元,增速达19.61%,居A股上市银行前列。

从去年年报来看,宁波银行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3.3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9.50%。在存贷利差方面,得益于该行一贯的在中小企业和个人银行业务市场上的竞争优势,其录得利差3.72%,在全部上市银行中排在第四,在上市城商行中排位第一。

从资本集约角度来看,宁波银行先于同业调资产结构,去年内已有效降低表外风险加权资产规模,非标资产规模同比显著下降,从而提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同时该行也进行内源融资,增加风险储备。

而该行最可圈可点的,是低不良率和高拨备水平。今年一季度末,该行不良率较年初再降1个BP至0.81%,显著低于商业银行1.74%的不良率水平;关注类贷款率较年初再降5个BP至0.63%。亦即,“不良+关注”比例仅1.44%,资产质量扎实。

拨备方面,一季度末,该行拨贷比达4.04%,远超2.5%的监管要求;拨备覆盖率498.7%,安全垫高筑,遥遥领先同业。

一季度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3.28%,核心资本充足率为9.35%。

(摘自《愉见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