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见财经:宁波银行发行100亿优先股 一级资本充足率跃升至上市城商行第二

2018-11-21 09:33:35

银行业纾困民企,需要资本仓廪有储有备;资管新规逐步落地,会让银行们的资本充足水平经受考验。

要紧关头,哪家银行的资本内生有道、“补血”有序,哪家银行就能按照战略发展节奏全速前行,也能在信贷支持民营经济、实体经济的关键时刻,担得起监管交给的重任。

11月20日,宁波银行(002142.SZ)公告完成发行100亿元优先股。根据其在深交所发布《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发行情况报告书》,优先股票面利率5.3%,扣除发行费用募集资金净额为99.85亿元。

此次发行对象包括博时基金、平安资管、平安人寿、浙商银行、前海人寿等10家机构。其中,博时基金认购30亿元,平安资管认购14亿元,平安人寿认购14亿元,浙商银行认购10亿元,前海人寿认购3亿元。

一级资本充足率将跃升至上市城商行老二

就募集资金的用途而言,宁波银行公告称,本次发行优先股所募集资金将按照相关规定用于补充公司的其他一级资本。

截止2018年三季度末,宁波银行资本充足率13.39%,一级资本充足率9.6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96%。彼时其资本充足率指标已比城商行三季末平均水平12.70%高出0.67个百分点。

事实上,三季度末宁波银行13.39%的资本充足率,已位列城商行第二位(仅次于成都银行),但同期其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65%,虽满足监管要求,但排名并不靠前。

好消息是,本次优先股发行后,该行一级资本充足率与资本充足率将提升1.44个百分点至11.09%与14.82%。华泰金融分析报告指出,优先股发行后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将跃升至上市城商行第二位。

实际上,从去年末以来,宁波银行已经通过可转债等方式有条不紊做好资本补充安排。

2017年12月5日,宁波银行公开发行100亿元可转债,自2018年6月11日开始可转股。截至2018年9月30日,累计约25亿元可转债转为A股普通股,累计转股股数约1.39亿股,仍有74.99亿元可转债未转股,占发行总量的近75%。据此前一份数据静态分析预计,可转债转股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当全部转股后,预计提高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近2%。

本次“双喜临门”再发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其进度在城商行中较快,资本补充带动公司发展后劲充足。有券商分析称,一系列再融资完成后,预计可满足宁波银行未来3年的资本需求无虞。

分析称,当明年银行业宽信用格局逐渐清晰,宁波银行作为本轮资本补充进度最快城商行,盈利有望加速释放,龙头优势持续。

资本内生能力较强

近期发布三季报的宁波银行,也交出亮眼答卷,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速超21%,不良贷款率也连年走低,资产质量稳定向好。

该行盈利性优异的核心存贷业务、扎实的风控能力、高水平的拨备等,共同构成了资本的内生能力。

截至9月末,宁波银行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9.24亿元,同比增长21.12%;公司资产总额10861.63亿元,比年初增长5.24%;各项存款达6450.02亿元,比年初增长14.11%;各项贷款达4032.61亿元,比年初增长16.48%。宁波银行的各项发展指标均在同业中处于较高水平,这得益于宁波银行的差异化核心竞争力。

管好风险,就是节省资本消耗。三季末,宁波银行不良贷款率为0.80%,比年初下降了0.02个百分点。

一组对比数据是,该行2017年末的不良率为0.82%、2016年末的不良率为0.91%、2015年末为0.92%。亦即,就算是在“三期叠加”的攻坚期,宁波银行的不良率是连年走低的,可见该行的风险管理能力经得起考验。

而对比银行业整体情况,前三季度在加大了核销等处置力度后,全行业的不良率亦仅仅是控制在了2%以内。

事实上,不止是不良率这一个数据反应了宁波银行的风控能力,从趋势上来看,三季报显示,该行的正常类、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多梯度的贷款迁徙率,齐齐较去年数据呈现大幅走低。

此外,该行三季末拨备覆盖率502.67%,比年初上升了9.41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已经连续11个季度实现增长。

加大信贷支持经济力度

需要资本支持

今年以来,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可转债的公告接连而至,掀起一波“补血”浪潮。除了二级债外,商业银行发行可转债、定增、优先股的脚步也正在加快。

眼下,为民企纾困,银行信贷支持被监管寄予厚望。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两度喊话纾困民企,还送出“一二五民企信贷大礼包”。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争取三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在此背景下,当前银行纷纷响应号召,出台了针对民企的金融支持举措。

可是,纾困民企是要拿出真金白银的,特别是纯信用贷款对资本金的占用以及风险资本的计提比例另不少银行管理层人士头疼。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下半年大家都将希望寄托在银行身上,银行加大信贷投放力度,这意味着风险资产规模有可能进一步扩张,所以有必要进行资本补充。”

(摘自《愉见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