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杂志:宁波银行“喜事连连”,背后原来已经百炼成钢

2019-07-04 18:10:06

被业内称为“三好学生”的宁波银行近期又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而且还是“喜事连连”。

刚刚收到中国银保监会批复,获准筹建宁银理财有限责任公司,筹建工作完成后,将按照有关规定和程序向宁波银保监局提出开业申请;随后又在英国《银行家》杂志(The Banker)榜单中“跳级上升”。《银行家》“2019年全球银行1000强”榜单显示,宁波银行以一级资本117.69亿美元排名第124位,较上一年度上升42位,在中资银行中排名第20位。

其实,这样的好事在宁波银行看来,已经习以为常。宁波银行交出的2018年报已经凸显出相当的实力。一是资产负债类指标实现稳健增长,其中存款增长尤为亮眼。数据显示,2018年末,宁波银行的资产余额11164.23亿元,同比增长8.18%;负债余额10351.9亿元,首次突破一万亿,同比增长6.19%;存款余额6467.21亿元,同比增长14.41%;贷款余额4115.92亿元,同比增长23.9%。

近年来,宁波银行的经营管理能力和发展前景得到了监管部门和业界的认可。在金融管理部门对商业银行的综合评级、评价中,宁波银行屡次获得城商行最高评级。穆迪给予宁波银行Baa2长期存款评级,展望为稳定;基础信用评估为ba1。

从历史发展上看,宁波银行与其他大部分城商行貌似并无很大差异,耀眼的成绩背后是什么在做推手?

宁波银行的“两大制胜法宝”

目前宁波银行已发展成为一家盈利能力强、资本充足率高、不良贷款率低的优秀商业银行,稳健经营、持续发展的能力一直是宁波银行所有业务的基础。

宁波银行立足宁波大本营,不断开拓经营,先后在上海、杭州、南京、深圳、苏州、温州、北京、无锡、金华、绍兴、台州、嘉兴和丽水设立13家分行,目前营业网点352家,总资产超过1.16万亿元,员工人数超过1.5万人。

2013年11月,宁波银行发起设立永赢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15年5月,宁波银行全资子公司永赢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正式开业;2019年4月,宁波银行资金营运中心获准开业,7月获准筹建宁银理财有限责任公司,业务资格和牌照齐全,综合经营能力进一步增强。

而宁波银行综合经营并没有止步于此,获准筹建宁银理财公司又为其综合业务“如虎添翼”。

2018年5月,宁波银行发布公告称,拟出资不少于10亿元,设立宁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适当时机,根据业务发展需要并在监管批准的前提下,可引进战略投资者。2018年11月,宁波银行将拟设资产管理公司名称调整,更名为“宁波银行理财有限责任公司”。

随着资管新规、理财新规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相继发布,宁波银行的资管业务也面临转型,加速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步伐,先后推出活期净值型产品、封闭式净值型产品,逐步提升长期限理财的发行占比;实施区域布局策略,通过各类资产投放重点解决中小民营企业融资需求。

“控制风险”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除了稳健经营、持续发展打下的良好基础外,优秀的风险控制能力让宁波银行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存款较好增长、盈利能力较强、贷款资产质量十分优异、资本充足率较高是宁波银行非常突出的经营亮点和优势,而这背后是其良好的控制风险经营理念。宁波银行坚持“控制风险就是减少成本”的经营理念,资产质量持续向好。

一组对比数据是,该行2017年末的不良率为0.82%、2016年末的不良率为0.91%、2015年末为0.92%。亦即,就算是在“三期叠加”的攻坚期,宁波银行的不良率是连年走低的,可见该行的风险管理能力经得起考验。

2018年,宁波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仅0.78%,远低于上市城商行平均不良率1.3%;宁波银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比率仅0.64%,而同期上市城商行平均水平为1.14%;拨备覆盖率521.83%,而上市城商行平均水平为268.14%。

2019年一季度末不良贷款率0.78%,是国内不良贷款率最低的上市银行。在不良贷款率下降的同时,宁波银行拨备持续提升,2019年一季度末拨备覆盖率520.63%,风险补偿能力进一步增强,是国内拨备覆盖率最高的上市银行。

而这背后根本没有什么秘诀可言,长期以来宁波银行和浙江本土的其他中小银行一样,探索、掌握了一整套成熟的中小微企业信贷业务方法:

(1)客户定位上,宁波银行选取经营前景良好、主业清晰的企业,并且以制造业为主,其生产经营活动“摸得见看得着”,且经营现金流稳定,注重第一还款来源(即经营产生的现金流,而不是第二还款来源,即担保抵押等。过度注重第二还款来源的,是银行业务“典当化”倾向)。

(2)通过客户经理深度调研、侧面验证、细致服务等,收集各种财务数据之外的综合信息(即非书面化的“软信息”),紧密跟踪客户经营生产情况,成为其实现风险控制的核心。再到后来借助各种新兴信息技术,但原理不变,依然是实现紧密跟踪之目的。

(3)客户经理挖掘了信贷客户后,信贷审批统一由总行集中进行(总行的部分审批官驻分行,跟随分行一起调研企业),分支机构没有一分钱的信贷审批权限,分支机构队伍基本上是以营销为主。

通过这些手段,宁波银行在中小微企业这一风险水平最高的客群中,遴选出最优质的客户,体现出一种“业务进取”但“风控保守”的组合,事实上,这些业务方法在浙江当地银行业也不是“独门绝技”,很多体制完善的中小银行都已娴熟使用,效果普遍较好。但大中型银行普遍用不了,主要还是管理半径过长,委托代理成本过高,体制不够完善,对员工的管理无法做到足够细致,因此达不到“感觉是在用自己的钱放贷款”的效果。从这一角度而言,宁波银行的核心优势仍然是体制,并因此找到了自己的差异化战略定位,避免了与大中型银行恶性竞争,并坚定执行。

看的远才能走的更远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宁波银行除了脚踏实地做好基础业务,其战略上也做到了长期如一。

良好的体制机制属于执行保障,但良好的商业模式也是不可或缺的,否则大方向出现偏差,执行越到位,就会错得越离谱。从商业模式来讲,要在战略和战术两个层面都基本正确,才能保证最后的成功。

全国各地的城信社主要开办于1980年代,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全国各地崛起的乡镇企业、民营企业、个体户(即目前统称的中小微企业)面临融资渠道不足的局面(当时的大型银行尚未完成商业化转型,服务意识淡薄,无法服务这些新兴中小微企业),因此国家允许民间资本开办城信社,组织动员民间闲置资金,投放给中小微企业。在随后的经济腾飞中,城信社的试验取得了较好效果,有力支持了民营企业的发展,也和中小微企业、本地居民建立了良好的业务关系,积累了客户基础,成为其业务本源。

针对主要经营地拥有中国最大数量、最活跃的中小微企业群体的市场特点,宁波银行将中小微业务独立出来,形成其特有的“零售公司业务条线”,并对该条线实行垂直管理、独立考核,由其特设部门——总行零售公司业务部统筹,同时各分行也均设有零售公司业务部专门负责拓展中小微企业业务。

目前,宁波银行共设立小微专营团队235个,人数已超过1400人,占宁波银行总员工人数的比重超过10%。正是因为战略上的重视、资源上的倾斜、组织架构上的保障,宁波银行2018年的零售公司条线存款余额达730亿元,较年初增加139亿元,同比增长24%,成为支撑公司存款较好增长(13.82%)的重要原因之一。

宁波银行也持之以恒践行轻型银行战略,优化各项业务配置,强化资本的内生性积累,推动资本使用效率获得进一步的提升。

从业务层面看,宁波银行也一直坚持研究市场、研究行业、研究自己,在前瞻性研究的基础上做出判断和决策。以个人业务为例,2013年之前,住房贷款占据了宁波银行个人贷款的较大比例,而宁波银行通过宏观分析及行业分析,结合自身情况,敏锐地嗅探到房地产行业的发展新走势。自2014年开始,宁波银行主动压缩了个人住房贷款,并开始向消费金融领域发力。到2018年时,宁波银行个人业务中的房贷占比已降至不到5%,而消费贷余额则出现大幅上升,这种布局不仅保证了规模,还保证了利润。

宁波银行还以“了解的市场,熟悉的客户”为准入原则,坚持“门当户对”的经营策略,以为客户提供多元化金融服务为目标,打造“公司银行、零售公司、个人银行、金融市场、信用卡、票据业务、投资银行、资产托管、资产管理”等多个利润中心,各项业务规模协调、持续增长。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宁波银行总资产11609.97亿元,各项存款7472.68亿元,各项贷款4445.56亿元。

可见,宁波银行的近期“喜事连连”并不是偶发事件,之前早已前瞻性的规划战略,和合理的控制风险已经为其打下良好基础,宁波银行已经在市场中百炼成钢,耀眼的成绩背后并没有什么神秘推手,而是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稳步前行。

(摘自《浙商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