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加坡、迪拜凭什么成为全球公认高水平自由贸易港?

2019-09-04 09:44:56

日前,国务院印发6个新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等6省区加入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新方阵,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已经形成了“1+3+7+1+6”的雁阵新格局。此前,上海自贸区增设临港新片区,将建成具有较强国际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特邀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张威撰文分析香港、新加坡、迪拜等全球公认高水平自由贸易港政策特征,为我国更高水平对外开放提供较为成熟的经验。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自由贸易港是当今世界最高水平的开放形态”。自由贸易港诞生和壮大于世界经济体系不断发展的过程中,整体上展现出蕴含功能、表现形态、区域分布不断完善的发展趋势。在演进过程中,部分自由贸易港,如汉堡港等,由于欧盟整体关税水平下降和与其他欧盟地区进出不便利等原因,已主动退出;部分自由贸易港,如香港、新加坡、迪拜等,不断集聚全球产品、资金、技术和人才等要素的,延伸出诸如航运、金融、法律、研发等更为全面的综合服务功能,成为了全球公认的高水平自由贸易港。

香港、新加坡、迪拜等之所以能够成为全球公认的高水平自由贸易港,在于其依托优越的地理位置或港口优势,将开放政策作为其经济和产业发展战略的配套政策,推进贸易、投资、金融、人员流动等领域的自由化便利化,并对绝大多数商品免征关税。经过长期发展,其产业结构、竞争能力提升和监管体系更加成熟完善,并配合自身或腹地经济发展战略,有效促进了整个国家(地区)的发展,成为全球开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经济功能区。

纵观香港自由贸易港的发展历程,其优势在于背靠内地,通过一系列贸易自由、投资自由、金融自由、人员进出自由等在内的自由化政策,有效推动经济实现跃升。1841年英国殖民者在香港建立自由贸易港,看中的是其作为中印英三角贸易转口贸易港的作用;上世纪50年代,朝鲜战争、联合国对华禁运以及内地大量资本、设备、人力流入直接推动了香港制造业的发展;1978年内地的改革开放,为香港从以出口加工业占主导的经济,转向以金融、贸易、物流、旅游以及专业服务业为主的服务型经济,提供了转型空间和服务市场;1997年回归以来,在内地深化与香港经济合作的制度性红利的推动下,香港经济保持了一定的扩张态势。目前,在保持自由化政策的同时,新一届香港特区政府也认识完全自由化政策对经济发展带来的挑战日益严峻,由此前对经济发展的积极不干预政策向“完全自由和有限自由相结合”的差别化、精细化管理型转变,提出要加强与内地合作,发展多元经济,培育新的增长点。

新加坡自1965年独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发展外向型经济,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新加坡并无正式以自由贸易港命名的区域,但从整体来看,新加坡关税水平极低,贸易和商事便利化程度高,市场对外资高度开放,资金可自由汇入汇出,人员流动相对便利,是事实上的自由贸易港。多年来,新加坡紧随全球经济发展趋势,积极推动经济转型,在每一次全球经济发展变革中的新需求和新空间中,推进基础设施完善、夯实经济发展基础,优化产业发展结构,提升创新资源总量,才逐步由一个转口贸易港发展到自由贸易港。新加坡的经济发展路径是依次递进,最初转口贸易获得原始资金和人力资源积累,沿着“劳动密集型产业-资本密集型产业-技术密集型产业-高端制造业和高端服务业”的路径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并最终形成较为合理的产业结构。尤其是其服务业发展,是以制造业向资本和技术依次升级为前提,具有明确的本地服务对象。

迪拜经济的快速发展主要得益于石油的发现和开采,但迪拜统治者较早意识到单一石油经济的脆弱性,在20世纪80年代逐步确立了不再单纯依靠石油出口,努力实现经济多元化发展的战略。建立自由区,实施比区外更加开放的投资、贸易、金融政策,基本免除区内企业所有税收(2018年,阿联酋开始征收增值税,税率为5%,迪拜的杰贝阿里自由区等7个自由区免征增值税),是迪拜鼓励非石油贸易发展的重要举措。迪拜根据全球经济发展形势和迪拜自身支柱产业发展需要,兴建了一批独具特色的专业化自由区,例如,为了适应互联网经济时代出现的世界经济新动向,2000年迪拜建立了互联网城,又如,为了大幅提升金融服务业在经济结构当中的地位,参照纽约等国际金融中心模式,创立了迪拜国际金融中心,其他还包括专注于物流运输行业的迪拜机场自由区、专注教育培训的迪拜知识村、致力扶持半导体产业发展的迪拜硅谷、为全球一流媒体提供服务的迪拜媒体城等,这些各具特色的专业产业集群,进一步丰富了迪拜多样化产业结构的内涵。截至2019年8月,迪拜共有28个自由区。

上述全球著名自由贸易港为我国更高水平对外开放提供了标杆和较为成熟的经验。党的十九大提出,要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指出,下一步,中国将采取一系列重大改革开放举措,加强制度性、结构性安排,促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并对重点工作作出部署。这彰显了我国推动更高水平开放、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坚定决心。新一批自贸试验区的设立,在新一轮对外开放中,承担着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重要职责,这是其作为一项重大的国家战略举措的关键所在。新一批自贸试验区应对照世界著名自由贸易港,对标高标准经贸规则,以“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为基本遵循,先行先试一系列国际经贸新规则和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存在的共性问题,从单项试验举措、最佳实践案例的复制推广,向改革开放模式、接轨国际规则等更高层面转变,并将进一步夯实“一带一路”对外开放大平台,提高我国与世界各国合作水平,推动世界经济朝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发展;进一步构建完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在更广阔范围内有效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更广阔范围内破除当前我国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推动我国开放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进一步优化我国开放格局,充分发挥支点作用,扩大我国开放的广度和深度,推动国际一流营商环境构建,加快贸易强国建设,带动周边区域及全国经济发展。

(摘自《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