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见财经:市值趋近2500亿的背后 宁波银行的内功

2021-04-25 20:45:53

两年前的某天,我从宁波银行总行楼下打了辆车回酒店。司机师傅很健谈,问我是不是宁波银行的员工,还没等我的否认回答就开始忙不迭谢谢我们的认真工作。

他说自己当司机的年份不长,赚得却不少,而“我们”才是恩人。问及原委才知道,因为住得近,他空单的时候总会往这一带开,所以一直以来,他时不时会在晚上接到加完班回家的宁波银行员工,也经常会听到员工们上了车后还在打电话讨论工作,虽然他未必听得懂具体内容,但总能感受到那些员工的干劲十足。

他的想法很简单,他亲眼看到一个公司的员工都这么拼,也去过网点体验到服务很不错,那这个公司肯定错不了,于是就干脆买下了宁波银行的股票,直到接送我那次,据说已经持有了两年多。他还打趣地说,不抛了,打算把这些股票以后给女儿当嫁妆。

我当时打开股票软件,看到的宁波银行股价是19元,恭喜司机师傅的获利已经差不多有60%。而到了本周五,宁波银行已收报40.71元。

也许是因为这些年来“愉见财经”定期会写写宁波银行的观察稿,所以公号积累了一批宁波银行员工订户,常有人在后台与我们互动。

记得我上次盘点宁波银行市值(点击蓝字可跳转,下同)还是去年初,彼时其总市值接近1600亿,已是上市城商行之首。后台,有员工留言说,只要他们能给客户持续创造更大的价值,公司也就一定会更有价值;还有员工建议我也持有他们行股票,因为他们不止在打拼传统KPI,内部还对改革很重视,15个利润中心会支撑起更广阔的盈利空间。

我的上一篇宁波银行观察稿,分析的是他们的2020年年报表现。标题援引了董事长致辞中的那句“用双脚丈量大地,用专业创造价值”。这句话显然击中了不少员工的心,在文末留言区就有员工自豪地宣称自己就是用双脚丈量着大地的“大波行铁军”一员;也有员工告诉我,这就是他们行踏实肯吃苦的企业文化,愿意“沉下心做基础客户”。

坦白说,也有员工在后台告诉我,觉得压力大,比之前的一份工作更辛苦。但他也同时能理解,其实A股不管看PB还是PE,市场估值最高的那几家银行,都有两大特点,一是零售强,二是员工压力都不小,但能转化成动力。这一点,在别的机构甚至被称为“狼性文化”。其实,优秀本就是一个“负熵”的过程,何况是在业界“三好学生”宁波银行?

前两天我的一名基金经理朋友刚刚完成了对宁波银行的调研,顺带也来问问我这个KOL的观察。颇让我意外的是,比起存贷中收这些业务面,他对宁波银行“企业文化很务实”、“年轻人敢打敢拼”、“制度上给年轻人很大的晋升空间”这三点似乎更为关注。

他的观点是,短线看业务数据,长线看战略方向,而保障战略实施的关键则是一家银行的企业文化、制度、与员工队伍。

说完企业文化与人员机制,我们再来说说战略与业务。

如前述,去年初我盘点宁波银行市值的时候,该数据还未满1600亿元,但已居城商行同业之首。这会儿我又拉了一遍行业数据,宁波银行总市值已经登上2445.86亿元,离2500亿的整数关口只有54亿之遥了。

这是个什么概念?A股38家上市银行,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加起来共有15家。而宁波银行2445.86亿元的总市值,已经位列第11位。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宁波银行的总资产在38家中居于第19位,尚不及部分市值已被反超的股份制银行同业的四分之一。

这其中的悬差,是二级市场流通市值的动态变化带动公司总市值上升,宁波银行正以2.26倍的PB领衔全系上市银行。而这些说到底,是投资者们用真金白银做出的投票、给出的认可。

如何看待这一估值?我常向一名券商分析师请教他对宁波银行的判断。对这家银行,他最惯常用的词是“超预期”,最赞赏的一点是宁波银行的“稳”:以长期以来规模、效益、质量三者的协同发展,稳稳穿越周期,在行业的谷底期它不跌落,在行业的反弹期它总是率先上扬。

“愉见财经”第一次注意到宁波银行的“稳”,是在2014年前后,浙江多地曾出现过一轮违约潮,连多家国有大行和明星股份制银行都在温州、绍兴一带资产质量折戟。当时在浙江采访调研时,曾有一名监管人士建议我可以问问几家当地区域的、却未被卷入信贷危局的城商行的经验,其中就提到宁波银行。我这才发现,彼时超过6成资产都集中于浙江省的宁波银行,不良率居然穿越周期一路都浮动不大,最高时亦无非0.9%附近,远远低于当时行业1.6%左右的平均水平。

再看当前。我不知道有多少投资人注意到,宁波银行的不良率已经连续三年成为上市银行中最低,而用以抵御未来不确定性的“粮仓”拨备覆盖率,宁波银行又是连年最高。我常在该行财报里看到类似于“管好风险就是赢得利润”、“管好风险就是节约资本”的表述。资本能内生,扩表能平滑,利润能释放,核销能压实,拨备能反哺——在这些指标良性的循环机制下,宁波银行穿越周期已经打出了自己的章法和节奏。

宁波银行日前发布的2021年度一季报再向市场送来一份“超预期”业绩:公司一季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7.35亿元,同比增长18.32%,实现营业收入132.26亿元,同比增长21.80%;不良率继续稳定在0.79%。

在规模方面,低调的宁波银行在2020年其实是使出了超大力来支持实体,悄悄创下了好几个“最”的。比如,年内贷款同比增速创了近10年来的最高,存款同比增速创了近4年来的最高,带动金融服务的覆盖面快速扩大,客户数增长创历史新高。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对公客户中90%以上都是小微和民营企业。

在2021年一季度末,宁波银行各项存款10372.34亿元,比去年底再增12.11%;各项贷款7364.72亿元,比去年底再增7.09%,推动资产总额提升至17227.23亿元,比去年底增长5.90%。

在“快”的同时,宁波银行照样有其“稳”的秘诀。因为在此基础上,宁波银行开始抓效益、抓质量——这里就举例一个点来分析:让全行业头痛的、不断收窄的息差。

事实上,在疫情笼罩的2020年,宁波银行向3.9万户小微企业发放了110亿元的免息贷款,还做了大量的抗疫再贷款、支小再贷款、无还本续贷等。为了帮扶实体,宁波银行去年的对公贷款和个人贷款平均收息率是双双同比下降了21个基点的,其中对普惠型小微企业的贷款平均收息率下降了50个基点。

一边要动真格地让利,一边还要提升息差,这是否是一项mission impossible?宁波银行做到了,方法是依靠调结构。这才是一家银行真正做到“协同发展”的硬功夫。

比如,提升资产负债配置能力,将存款结构优化,在负债端,去年他们把成本相对较高的应付债券占总负债比例压降了5个百分点,以及适当提升零售端贷款占比。以此,加上生息资产规模提升的共同作用,宁波银行的净息差指标在最难的2020年里依然实现稳步上升,录得2.30%,比2019年上升3个基点;今年一季度,净息差再度升至2.55%。

而再换个角度看这道计算题里助力了净息差提升的:生息资产规模放大、客户下沉、零售发力。报表里看个结果是简单的,实操却难:有多少银行是想做零售却拓客难,只能靠打产品价格战来获客的?有多少银行是客群一下沉,不良就上升的?

这一组平衡,恰恰是宁波银行“协同发展”的又一套硬功夫:多年来埋头深耕的客群基础与扎扎实实的KYC。这也深度契合了开篇几个小故事里都体现出的宁行文化与宁行人之风——

“用双脚丈量大地,用专业创造价值”。

谁能想到,今天市净率第一、总市值已趋近2500亿的A股明星银行,24年前由17家城市信用社联合组建而成其前身宁波城市合作银行时,曾经亏损达到16亿元,资产规模不足40亿元。

之后的几年里,宁波银行一边核销坏账,消化历史包袱;一边寻找战略定位,走出自己的业务路线;再一边增资扩股,引入外资战投。听说,当时寻求增资的时候一度颇有难度,不少企业并不愿意成为股东。

宁波银行就这样一路专注主业,与客户同成长,抱朴守拙,筚路蓝缕,才走到了2007年的A股上市。当时媒体问行领导,晋升为上市银行了激动吗?行领导只是回答“一路上走过来,一路上都是压力,未来压力还会更大,还是睡不着觉”。

上市之后压力大在哪里?行领导说,目标不同了,要跟更优秀的上市同行比了,要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了,还要跨区发展,这些都提出了更高更细的要求。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他们,能否跟同行老大们同台竞技?

13年半以后的今天,市场已然给出答案。

今天的宁波银行,走出了一条“大银行做不好,小银行做不了”的差异化发展之路。并一路保持战略定力。

今天的宁波银行,除了既有的优势业务,还在推进商业模式升级,已有15个利润中心,包括本行的12个利润中心和3家子公司(分别为公司银行、零售公司、财富管理、私人银行、个人信贷、远程银行、信用卡、投资银行、资产托管、票据业务、金融市场、资产管理、永赢基金、永赢租赁、宁银理财),搭建起了可持续的盈利结构和新一轮的发展基础。

2021年一季度,宁波银行实现利息净收入84.32亿元,同比增长32.10%;实现非息收入47.94亿元,同比增长7.10%,非利息收入在营业收入中占比已达36.25%;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7.92亿元,其中财富管理手续费及佣金收入10.95亿元,同比增长65.01%。

今天的宁波银行,已形成了小微企业、财富管理、国际结算、消费信贷等业务辨识度;零售公司全覆盖进程加快,小微企业客户的服务体系逐步完善,财富管理和私人银行体系完成构建,大零售及轻资本转型格局已现,展业方向越发清晰。“护城河”已经越挖越深。

今天的宁波银行,借助金融科技赋能,已经准备好迎接跨越式发展的时代机遇。

宁波银行方面表示,未来将继续秉持服务实体经济的初心使命,继续实施差异化发展路线,借助金融科技,专业专注,为客户创造价值,推动银行实现稳健可持续发展。

大道至简,以德驭术。

(摘自《愉见财经》)